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红的博客

李侯年尚少,文武学彬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长石刻乡, 幼时览书香, 自然灾困时,吃过麦麸糠。 珍宝岛硝烟,离亲扛起枪,苏鲁设缆忙,通讯电波扬。 年轻岁月过,御甲农商行,求知去深造,几进大学堂。 金融数十年,苦乐均已尝。退休一身轻,伴孙健康长。 恩爱夫妻老,颐养天年享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古今滑稽联话(范笵) [8]  

2014-10-23 10:26:05|  分类: 对联雅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“日晒雪消,檐滴无云之水;风吹尘起,地生不火之烟。”“新月带星,银弹弓加金弹子;长虹贯日,绣球绦系锦球儿。”“水车车水水随车,车停水止;风扇扇风风出扇,扇动风生。”“绣鞋低罩绿罗裙,鸳鸯戏水;金钗斜插青丝鬓,鸾凤穿云。”皆古人切事切景之巧对也,以无关宏恉,略其事。
  李西涯在翰林时,见一指挥祭神,出对云:“指挥烧纸,纸灰飞上指挥头。”指挥对曰:“修撰进馐,馐馔饱充修撰腹。”
  某处有史、蒋二举人,好财好货,朋比为奸。一治酒请柴行经理,一演戏邀肉铺主人,盖欲联络奸商,以罔市利也。有作一联嘲之者曰:“史春元整席宴柴行,且救燃眉之急;蒋孝廉演剧邀屠户,遂成刎颈之交。”
  《笑林广记》载:一塾师与一医生对对,医生之对句甚趣,兹节录之。塾师曰:“碧桃万树柳千丝。”医生曰:“红枣二枚姜一片。”塾师曰:“避暑最宜深竹院。”医生曰:“伤风应用小柴胡。”塾师曰:“丹桂香飘,遍满三千界。”医生曰:“梧桐子大,每服四十丸。”可谓语不离宗矣。
  一乞丐与一老妓,穷极无聊,对对排遣。丐曰:“千舍万有,万舍千有,我的多福多寿老太太。”妓曰:“朝思暮想,暮思朝想,奴的知情知义小哥哥。”
  某大令系孝廉方正出身,性好赌,莅任年余,日以樗蒲从事。一日正推牌九,忽中风倒毙。某君为撰挽联云:“举孝廉方正以为官,未及三年任满;翻天地人和而聚赌,可怜一命呜呼。”
  前清一童生年逾花甲,犹赴院应试。学使怜其老,提堂命题,令其默经,意欲借此以成全之。讵老童记忆多时,竟不能成一字。学使笑赠一联云:“行年六秩尚称童,可云寿考;到老五经犹未熟,不愧书生。”
  从前专制时代,属员之见上司,称呼卑鄙,恬不为怪。某书载一联云:“大人大人大大人,高升升到卅六天宫,为太上老君盖瓦;卑职卑职卑卑职,该死死入十八地狱,替夜叉小鬼挖煤。”可谓穷形尽相矣。
  某甲尝于月夜出对云:“天上月圆,人间月半,月月月圆逢月半。”一八龄童子对曰:“今朝年尾,明朝年头,年年年尾接年头。”
  某君弥留时自撰挽联云:“百年一刹那,把等闲富贵功名,付诸云散;再来成隔世,望这般夫妻儿女,切莫雷同。”又书一额曰:“这回不算。”
  甲乙二人同乡同学,甲惧内而乙好嫖,常以此互相嘲谑。甲云:“嫖小娘生杨梅疮甘心。”乙曰:“怕老婆吃栗子块苦脑。”苦脑二字新。
  相传太白楼有联云:“荐汾阳再造唐家,并无尺土酬功,只落得采石青山,供当日神仙笑傲;喜妃子能谗学士,不是七言感怨,怎脱去名缰利锁,让先生诗酒逍遥。”下联翻陈出新,未经人道,遂觉通体精神为之一振。楼中联句,向以王有才“吾辈此中堪饮酒;先生在上莫题诗”为最著,然如“诗酒神仙,天自梦中传彩笔;楼台花月,人从江上拜宫袍”,“狂到世人皆欲杀;醉来天子不能呼”,“脱身依旧仙归去;撒手还将月放回”,“公昔登临,想诗境满怀,酒杯在手;我来依旧,见青山对面,明月当头”,或写景,或言情,亦各有其妙处也。
  又,吴山尊学士亦有一联云:“谢宣城何如人,只凭江上五言诗,要先生低首;韩荆州差解事,肯让阶前盈尺地,容国士扬眉。”或云楼系一守一令重葺,守姓谢,令姓韩,山尊特借以寓意云。果尔,则亦滑稽矣。
  曾涤生国藩尝戏左季高宗棠云:“季子敢言高,与余意见常相左。”左云:“藩臣徒误国,问君经济有何曾。”嵌字无痕,针锋相对,至今犹传诵人口。
  又,文正尊人有自述一联云:“粗茶淡饭布衣裳,只点福老夫享了;齐家治国平天下,那些事儿子承当。”封翁口吻,颇得优游之乐。
  一塾师偕学生出关,夕阳未下,而关已闭。乃宿逆旅,出对曰:“开关迟,关关早,阻过客过关。”学生急切未有对,乃曰:“出对易,对对难,请先生先对。”不对之对,妙语解颐。
  嘉庆时,一总督乌姓者,与新科翰林某同席。翰林年未三十,身短且瘦,乌戏之曰:“鼠无大小皆称老。”盖翰林不论年齿,人例呼为老先生,故特戏之。某翰林初若不闻,既乃指乌语同座曰:“龟有雌雄总姓乌。” 
  前清官吏,至清苦莫如学老师,而谐联亦以嘲学老师者为最多。兹又于友人处得两联云:“百无一事可言教;十有九分不像官。”一云:“动地惊天,脱裤打门斗五板;穷奢极欲,连篮买豆腐半斤。”
  吴中汤某偕友人游于市,见酒肆悬一方灯,四面各书一“酒”字,盖借以为夜中之市招者。汤因之触发一对云:“一盏灯,四个字,酒酒酒酒。”时夜已深,击柝者出,友指汤曰:“吾有对矣:‘二更鼓,两面锣,汤汤汤汤。’”
  某县令尝书一联榜诸大堂,曰:“爱民若子;执法如山。”然夷考其行,则贪墨滥法,与言大相反背也。有滑稽者夜偷书其联下曰:“爱民若子,牛羊父母,仓廪父母,供其子职而已矣;执法如山,宝藏兴焉,货财殖焉,是岂山之性也哉。”
  改成句移置他处,而能恰切不移者,如赠妓院春联,改“天增岁月人增寿;春满乾坤福满门”为“天增岁月娘增寿;春满乾坤爷满门”。又有改“万事不如杯在手;人生几见月当头”为“万事不如枪在手;人生几见日当头”赠嗜阿芙蓉者,亦巧而可喜。
  戏场联须正喻夹写,方见游戏三昧之妙。全椒薛时雨慰农有一联云:“休羡他快意登场,也须夙世根基,才博得屠狗封侯,烂羊作尉;姑借尔写言醒世,一任当前炫赫,总不过草头富贵,花面逢迎。”
  昔有某妇挽夫云:“无不开之船,荡桨扬帆,君已脱离苦海;有未了之戏,卷旗息鼓,吾今收拾残场。”超逸有林下风,求之男子中,得此盖少。
  曩阅《时报》,载有老彭君戏拟《梁财神去思碑序》,并联五则,语甚诡谲,并兹录之。序曰:“昔魏武氏有言,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,亦当遗臭万年。斯言也,邃古以来,惟舜与跖之伦足以副之。粤东梁公,性工狐媚,心切狼贪,民国初充税务处督办,猿氏倚为心膂。凡所施设,多骇听闻,略举数端,以备逸史:首创帝制,拥猿氏为八十三天大皇帝,一也;创设苛税,顿致家财八千万,都中尊为财神,二也;纸币停兑,为猿氏汇存美国六千万银,三也;发起十三省联盟,为帝制派保全禄位,四也。凡此四端,鹊网密布,四野既无遗财;兔窟深藏,一己更无后患,诚不负为昂藏七尺之大丈夫也。至于流芳遗臭,千载以后,二者必有一于此。余故论而著之,寿诸贞珉。匪惟表公德而系去思,正以愧天下后世之手揽利权,丝毫不知染指者。”联曰:“金穴深藏,铜山忽倒,财神千古,饿鬼千古;洪宪忠臣,共和败类,兴邦一人,亡国一人。”“我辈乃曾经搜括余生,碑口同镌,愿君子雕梁长踞;今日是再造共和盛世,野心未死,望继统金匮重封。”“丹扆设座,黄袍加身,八十天拍马吹牛,帝今何在;税创印花,币兴光纸,廿二省罗雀掘鼠,民不能忘。”“勃勃野心,贪永年安富尊荣,金钱筹画联盟策;哀哀黔首,沐大恩剥削搜括,膏血凝成堕泪碑。”“剥肤槌髓地无皮,只留得短碣千秋,翘首岘山齐堕泪;捉怪拿妖天有眼,忽听到令牌一拍,埋头港海倍惊心。”
  甘肃某庙戏台悬一联,为左文襄手笔。左时已入相,写戏台亦自写也。联云:“都想要拜相封侯,却也不难,这里有现成榜样;最好是忠臣孝子,看来容易,问他做几许工夫。”
  曾文正公挽名妓春燕一联,人多传诵。而其赠春燕一联,则知之者鲜。今并录之,挽云:“未免有情,忆酒绿灯红,一别竟伤春去了;似曾相识,知梁空泥落,几时重见燕归来。”赠云:“报道一声春去也;似曾相识燕归来。”语意略同,赠以简胜。
  有人集骨董铺及药肆招牌成一联曰:“博古斋,揭表唐宋元明古今名人字画;同仁堂,发兑云贵川广生熟道地药材。”不假雕琢,自成排偶,所谓文章本天成也。
  纪晓岚先生有贺牛姓者新婚联云:“绣阁并肩春望月;红楼对面夜弹琴。”暗切牛字,调侃不少。
  烟台某观察赠名妓张小凤嵌字集句联云:“小生无宋玉般情,潘安般貌;凤凰非竹实不食,梧桐不栖。”
  津沽女伶金玉兰,以妖媚之姿,演淫靡之剧,论者颇疑其不贞,实则犹是云英未嫁身也。往岁献艺宣武门,唱《玉堂春》一出,归寓即染猩红热不起,年仅二十余岁。一时顾曲大雅,题赠挽联,烟霏露集。然大都以媟云亵雨之词,为怨蕙愁兰之句,滑稽轻薄,殊不称于玉兰也。惟江宁孙谷纫两联,一表其贞,一指其病,颂无溢美,哀而不淫,可称玉兰知己。一云:“顾曲我情移,最难绛树双声,碧玉毫无小家气;盖棺卿论定,杜尽铄金众口,木兰犹是女儿花。”一云:“玉堂春竟作尾声,这回宣武城南,真个曲终人不见;广陵散从兹绝响,莫过上阑门外,只余花落水流红。”
  陕西省城有饭铺名“天然居”者,一过客出一对云:“客上天然居,居然天上客。”语巧回环,对颇不易。或曰:“人过大佛寺,寺佛大过人。”或曰:“图成地中海,海中地成图。”皆不敌也。
  江西湖口石钟山,奉祀洪杨之役湘军阵亡诸将士。飨殿一联,系彭玉麟撰,豪迈堂皇,是大手笔。联曰:“忠臣魄,烈士魂,英雄气,名贤手笔,菩萨心肠,合古今天地之精灵,同此一山结束;彭蠡湖,湓浦月,浔江涛,匡庐瀑布,马当斜阳,极南北东西之画景,全凭两眼收来。”
  安徽定远县城隍庙大殿一联,何维谦学政撰。上嵌五味,下嵌五色,对仗甚为工整。联曰:“泪酸血咸,悔不该手辣口甜,只道世间无苦海;金黄银白,但见得眼红心黑,那知头上见青天。”
  京师女伶某于三月死,其生日则二月十一日也。某君挽云:“生在百花前,万紫千红齐俯首;春归三月暮,人间天上总销魂。”缠绵清丽,可称绝妙好辞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