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红的博客

李侯年尚少,文武学彬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长石刻乡, 幼时览书香, 自然灾困时,吃过麦麸糠。 珍宝岛硝烟,离亲扛起枪,苏鲁设缆忙,通讯电波扬。 年轻岁月过,御甲农商行,求知去深造,几进大学堂。 金融数十年,苦乐均已尝。退休一身轻,伴孙健康长。 恩爱夫妻老,颐养天年享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古今滑稽联话(范笵) [9]  

2014-10-23 10:26:29|  分类: 对联雅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湘乡王壬秋先生逝世,某君戏挽一联云:“先生本自有千古;后死惟嫌迟五年。”时论韪之。
  清西太后七十寿,大兴土木,蠹蚀吾民之脂膏无算。时人撰一联刺之,语颇谐趣。曰:“今日幸颐和,明日幸南海,何日再幸古长安,亿万兆膏血全枯,只为一人歌庆有;五十割交趾,六十割台湾,七十更割辽阳地,念余省封圻渐蹙,每逢万寿祝疆无。”
  顾嘉蘅守南阳时,与藩司陈某不洽,使离任。及陈去,而继陈者为朱寿镛氏,知顾冤,又使回任。顾因题卧龙冈一联云:“陈寿何人,也评论先生长短;文忠特笔,为表明当日孤忠。”借题写感,句句说孔明,亦句句说自己也。
  某太守,清苑人,曾令泾县,以贪酷闻。一日晨起,见厅事贴一联云:“彼哉彼哉,北方之学者,何足算也;戒之戒之,南人有言曰,其无后乎。”
  郭嵩焘使英回国,巡抚粤东,醉心欧化,首创变法自强之议。其时朝野多不以郭说为然,传有一联云:“行伪而坚,言伪而辩,不容于尧舜之世;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,何必去父母之邦。”
  京都某道士羽化,滑稽者挽以联云:“吃的是老子,穿的是老子,一生到老,全靠老子;唤不灵天尊,拜不灵天尊,两脚朝天,莫怪天尊。”
  宋蔡襄与陈亚友善,尝以谑语嘲其名曰:“陈亚有心终是恶。”陈曰:“蔡襄无口便成衰。”
  虞长孺曰“天地一梨园也”,陈眉公曰“佛氏者朝廷之大养济园也”。某君戏演其义成一联云:“佛门大养济,将鳏寡孤独为僧尼,亿千万人,遍受十方供养;世界小梨园,牵帝王师相作傀儡,二十一史,演成一部传奇。”
  某君斋壁悬一联云:“倩人抓背,上些上些再上些,真痛痒全凭自己;对客猜拳,著了著了又著了,好消息还在他家。”不知是何命意。
  尤延之与杨诚斋为金石交。淳熙中,诚斋为秘书监,延之为太常卿,又同为青宫寮寀,无日不相从。二人皆善谐,延之尝曰:“有一经句请秘监对,曰‘杨氏为我’。”诚斋应声曰:“尤物移人。”众皆叹其敏确。事见《鹤林玉露》。
  《桐江诗话》云:元祐时,东平王景亮与诸仕族无成者,结为一社,专事嘲笑。士大夫无问贤愚,一经诸人之目,即被不雅之名,当时号曰“猪嘴关”。吕惠卿察访京东,吕天资清瘦,语时辄以双手指画,社人目之曰“说法马留”,又凑为七字曰:“说法马留为察访。”久不能对。一日邵篪因上殿泄气,出知东平。邵高鼻卷须,社人目之曰“凑氛狮子”,乃对曰:“凑氛狮子作知州。”惠卿衔之,讽部使者发以他事,举社遂为齑粉。
  戏场为雅俗共集之地,作联者借题醒世,语贵透彻。如:“问谁入世不谐容,泽粉涂脂,识破总非真面目;何物吓人真恶态,磨拳擦掌,看来尽是假烕权。”“人情到底好排场,耀武扬威,任尔放开眉眼做;世事原来仍假局,装模作样,惟吾踏实脚跟看。”“老的少的,村的俏的,睁睁眼看他怎的;歌斯舞斯,哭斯笑斯,点点头原来如斯。”“你也挤,我也挤,此处几无立脚地;好且看,歹且看,大家都有下场时。”诸联虽灶妪亦能解也。亦有以含蓄见长者,如扬州某神庙云:“是耶非耶,其信然耶;秦欤汉欤,将近代欤。”又有对演戏人说法者,如某君题女戏园云:“本是好女儿身,慧业生成,编将绝妙好辞,为优孟衣冠,别开生面;岂竟如春婆梦,逢场作戏,揽取当前风致,数芳龄豆蔻,莫负韶华。”
  昆山归元恭庄,明亡,佯狂肆志,与顾亭林炎武齐名。所居在丛冢之间,时号“归奇顾怪”。尝自榜其门曰:“入其室空空如也;问其人嚣嚣然曰。”又曰:“两口寄安乐之窝,妻太聪明夫太怪;四邻接幽冥之地,人何寥落鬼何多。”
  李碧舫孝廉侨居佛山。咸丰甲寅,土寇毁其室,事平乃重葺之。落成日署门云:“修我墙屋;反其耄倪。”用成语颇切。
  闻喜杨漪川侍御,在都时寓闻喜馆,榜其门曰:“何居我未之闻;见似人者而喜。”
  休宁金正希先生,明末督乡兵与清战,不敌殉焉。其未达时,家贫苦读,尝题联曰:“读律书惧刑,读战书惧兵,读儒书兵刑不惧;耕尧田忧水,耕汤田忧旱,耕心田水旱无忧。”想见平日之学养矣。
  黄石斋先生被执拘禁中,洪承畴往视之,先生闭目不视。及洪出,乃奋笔书一联云:“史笔流芳,虽未成名终可法;洪恩浩荡,不能报国反成仇。”字挟风霜,愧死长乐一流人物!
  梁茝邻中丞引疾侨居浦城,购地数分,缚茅架屋。宅左有园,园中池上草堂为会客之所,悬手题一联云:“客来醉,客去睡,老无所事吁可愧;论学粗,论政疏,诗不成家聊自娱。”颇得优游林下之乐云。
  吴让之书法入魏晋之室,累于家务。有寡媳甚悍,取求无厌,让之避居僧寺,有自署一联云:“有子有孙,鳏寡孤独;无家无室,柴米油盐。”
  楹联至百余字即多累坠,极难出色。偶阅《水窗春呓》,载湘阴徐海宗茂才眷一妓,号云香,益阳人,侨居省城。回家数月,迟之不至,后闻其死,作联挽之,多至二百余字,畅所欲言,无不如意,洵佳构也。联曰:“试问十九年磨折,却为谁来,如蜡自煎,如蚕自缚,没奈何罗网频加。曾语予云:君固怜薄命者,忍不一援手耶?呜呼可以悲矣!忆昔芙蓉露下,杨柳风前,舌妙吴歌,腰轻楚舞,每值酡颜之醉,常劳玉腕之扶,广寒无此游,会真无此遇,天台无此缘,纵教善病工愁,怜渠憔悴,尚恁地谈心深夜,数尽鸡筹,况平时袅袅婷婷,齐齐整整;不图二三月欢娱,竟抛侬去,问鱼常杳,问雁常空,料不定琵琶别抱。然为卿计:尔岂昧夙根者,而肯再失身也?若是殆其死乎!迄今豆蔻香销,蘼芜路断,门犹崔认,楼已秦封,难招红粉之魂,枉堕青衫之泪,少君弗能祷,精卫弗能填,女娲弗能补,但愿降神示梦,与我周旋,更大家稽首慈云,乞还鸳牒,或有个夫夫妇妇,世世生生。”
  吴趼人挽妓女沈丽娟云:“此情与我何干,也来哭哭;只为怜卿薄命,同是惺惺。”拙朴语令人发笑。
  某太守有一婢,貌美而慧,守欲纳之,婢峻拒。乃命对云:“小婢何知,自负红颜违我命。”婢云:“大人容禀,恐防绿顶戴君头。”对语颇趣,亦真言也。凡老夫娶少妇者,皆须防此一著。
  某君赠妓如意联云:“都道我不如归去;试问卿于意云何。”语有神韵,非斫轮之老手不办。
  一新婿挽岳云:“泰山其颓乎,吾将安仰;丈人真隐者,我至则行。”
  顾家相《五余读书廛随笔》载烟馆联云:“贤者亦乐此;乡人皆好之。”“灯光不是文光,偏能射斗;洋药非同火药,也可开枪。”又某书亦载两则云:“重帘不卷留香久;短笛无腔信口吹。”“非翰林莫入此馆;是枪手乃能进场。”均尚雅切,尤以第三则集句为最佳。
  某剃头店有联云:“大事业从头做起;好消息自耳传来。”又友人何斐斋为诵一联亦佳,曰:“到门尽是弹冠客;此处应无搔首人。”
  民国初年,禁鸦片甚急,杭州《浙江潮报》征对云:“因火为烟,若不撇开总是苦。”其时国会议员党派纷歧,动生龃龉,余因对曰:“言义成议,傥无党见即完人。”及揭晓,共录五人,余列第二。第一名云:“采丝为彩,又加点缀便成文。”第四名云:“少女为妙,大来无一不从夫。”第三名已忘却,第五名似云:“舛木为桀,全无人道也称王。”
  友人文会友,尝自绘小照一帧,传神维肖,甚宝之,欲配以联,得契尾成句云:“恐后无凭,立此存照。”而难其对,嘱余成之。余曰:“当今之世,舍我其谁。”强对不粘不脱,文大喜,称谢而去。
  沈德符《野获编》载:明袁文荣炜撰世庙斋醮联云:“洛水玄龟初献瑞,阴数九,阳数九,九九八十一数,数通乎道,道合元始天尊,一诚有感;岐山丹凤两呈祥,雄声六,雌声六,六六三十六声,声闻于天,天生嘉靖皇帝,万寿无疆。”又一本云:“揲灵蓍之草以成文,天数五,地数五,五五二十五数,数生于道,道合元始天尊,尊无二上;截嶰竹之笛以协律,阳声六,阴声六,六六三十六声,声闻于天,天生嘉靖皇帝,帝统万年。”词句大同小异,传是夏贵溪言手笔。
  《七修类稿》云:陈敏之木,天台人也,任徽州歙县训导,书一联于衙曰:“四万八千丈山中仙客;三百六十重滩上闲官。”天生切对也。
  《敝帚斋谈余》云:尝于都下见一罢闲中贵,堂间书一对云:“无子无孙,尽是他人之物;有花有酒,聊为卒岁之欢。”用乔行简词中语,颇自然。
  又某书载,嘉靖末年,南京城守门宦官高刚,于堂中书春联云:“海无波涛,海瑞之功不浅;林有梁栋,林润之泽居多。”盖谓刚峰、念堂二公也。宦者知重谏官如此,可谓贤矣。
  《齐东野语》云:某孝廉家贫嗜酒,常至一村店赊饮,积负累累不能偿,店中人甚恶之。一夜天雪,孝廉又至,店中人诈言炉熄,以冷酒与之,且出对云:“氷冷酒,一点两点三点。”孝廉不能对,归家即病不起,死后化为怪鸟,仍往来村店左右,哀鸣对语。后学使者过,闻其事,为代对云:“丁香花,百头千头万头。”鸟遂长鸣数声飞去。
  戏剧中演考试事,辄以一对了之,其语多鄙陋不足称。惟某出中一对,口气阔大,造语亦奇,因录之。对云:“玉帝行兵,雷鼓云旗天作阵;龙王开宴,山肴海酒地为筵。”
  《稗史》载:宋洪平斋俞新第后,上史卫王书,自宰相至州县,无不指摘其短。大略云,昔之宰相,端委庙堂,进退百官;今之宰相,招权纳贿,倚势作威而已。凡及一联,必如上式,末俱用“而已”二字。时相怒之,十年不调。洪自署桃符云:“未得之乎一字力;只因而已十年闲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