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红的博客

李侯年尚少,文武学彬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长石刻乡, 幼时览书香, 自然灾困时,吃过麦麸糠。 珍宝岛硝烟,离亲扛起枪,苏鲁设缆忙,通讯电波扬。 年轻岁月过,御甲农商行,求知去深造,几进大学堂。 金融数十年,苦乐均已尝。退休一身轻,伴孙健康长。 恩爱夫妻老,颐养天年享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王忠新:评说彭老总的“九个不应该”  

2014-11-20 06:36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1.jpg

王忠新


   按:这是一段耐人寻味的文字,读懂它不容易。 


    要科学评价毛泽东,有一个风云人物永远都绕不开--“唯我彭大将军”。在革命战争年代,毛泽东非常倚重彭德怀;抗美援朝又临危授命其挂帅出征;19524月让其主掌军权(军委日常工作);1954年又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;1956年选为政治局委员(“八大”政治局委员就17个,含六大常委),彭老总政治地位不断上升,党政军都手握重权,毛泽东对彭总还不肱骨倚重?

 

     可毛泽东这样一个心底无私,胸怀广阔,睿智远见,且对彭老总长期倚重,“庐山会议”缘何突然将其被打为反党分子?作为彭总功勋卓著,忧国忧民,刚直不阿,赤胆忠心,蒙冤致死,这都毫无疑义!可问题是右派们借此把毛泽东丑化成家长专制、压制民主、专横霸道、迫害忠良,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,这中间彭总就无任何个人因素值得总结?本文认为彭老总至少有“九个不应该”。

 

       一、不该否定毛泽东的核心地位

 

        1、以反个人崇拜为名,削弱毛泽东的核心地位。19562月苏共二十大后,彭德怀在中南海西楼开会,曾几次提议不要唱《东方红》,不赞成喊“万岁”。

 

       195611月,彭到某部视察,看到墙上《军人誓词》第1条是“我们要在毛主席领导下……”,他说:“这个写法有毛病,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,不能只说在哪一个人领导之下。我们是唯物主义者,毛主席死了谁领导?今后要修改。”

 

        1959130他在后勤学院学员毕业大会上讲话说:“躯壳都是要死的,人家说万岁,那是捧的,是个假话。没有哪个人真正活一万岁。”

 

    可中国共产党是因毛泽东而伟大、光荣、正确,这是最基本的事实,其实,人能万岁吗?毛泽东不知道吗?喊万岁那只不过是人民表达的一种祝福,一种期盼。就像老百姓给老人过生日,说的一些什么“寿比南山,福如东海”之类的话一样,将其楞扯到“个人崇拜”上面,那是臆测胡说。

 

        2、很多话讲的非常不合时宜,迎合右派响应。诸如此类的话,彭老总讲了很多。而他讲的这些话,并非都很妥当。当时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就是用反对个人崇拜打倒了斯大林,否定了马克思主义一系列原则(苏联的解体,就始于此);波兰“波兹南事件”事件,引发大规模流血冲突;“匈牙利事件”,更导致匈牙利劳动人民党瓦解;中国国内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,也乘机向党发起攻击。在这个特定的国际国内环境下,以反对个人崇拜为名,一步步削弱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情势下,这不仅容易引发毛泽东更多的联想,也与党的建设发展的历史需要大相径庭。

  

    二、不该带头否定毛泽东思想

          1、“八大”党章明确取消了毛泽东思想。195691527日,中G召开八大,但会场主席台的中央,竟然取消了毛主席画像。这是1945年至今的中G历届代会上,只有“八大”唯一一次取消了毛主席画像。

 

     更为要命的是,也更为诡异的是,邓小平在修改党章的报告中,讲到要反对个人崇拜、个人迷信;在“八大”的党章里,竟然删掉了党的指导思想是毛泽东思想,这也是中G七大至十八大中,唯一一次删掉了毛泽东思想为党的指导思想,应该说,这是极为严重的事情。

 

        2、彭德怀带头提议从党章删掉毛泽东思想。而从党章中删掉毛泽东思想的,竟然又是彭德怀带头提议,而赞成彭德怀从党章中删掉毛泽东思想的,还有党内重量级人物--刘少奇、邓小平。可将毛泽东思想从党的指导思想删掉,绝非是反对个人崇拜这样简单,他关系到对中国共产党历史的评价,关系到未来的举旗走路,这是个十分重大的大问题,绝不能轻易动作。而“八大”竟然从党章中删掉毛泽东思想,这个举动绝非寻常,他的影响极为重大。

 

         3、彭德怀起的客观作用十分恶劣。就在主张从党章中删掉毛泽东思想,这件事关子孙万代的大事上,彭德怀口无遮拦的反复带头“放炮”,其所起到的作用十分恶劣。不管他如何胸无宿物,不管他如何耿直,不管他如何从内心中绝对不反对毛泽东,但客观上怎么也不能说,他是在捍卫毛泽东思想?至于林彪怎么假模假样的拍照学习毛主席著作,你也不能说他是在反对毛泽东思想?


    三、不该将军委主席置于虚设

   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性质: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。党的领导和人民军队,这两点都不能丢,而党的领导是决定指挥权的根本。作为这个根本性的制度体现,就是中G中央军事委员会,就是军委主席。就是小平推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,都必须坚持这一条,他还亲自担任军委主席。

 

        1、否定军委主席的领导,就是否认党的领导。毛泽东历来高度重视,他亲自创建,亲自统帅指挥的,这支军队和整个国防建设;毛泽东作为中国共产党军事委员会主席,也毫无疑问是名正言顺的三军统帅。可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,竟然多次公开讲话:“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,不能只说在哪一个人领导之下。”这样公然否定党对军队的领导,鼓吹国家军队;这样公然否定军委主席对军队的统帅权,这都是触动军队建设和国防建设的根本,甚至都是动摇国之根本,都是国之大忌!

 

    而且,彭老总主持军委日常工作,在军队建设的一些重大决策上,客气点说,是对毛泽东的请示不够,或请示不及时,严重点说,就是将毛泽东的军委主席置于虚设,就是藐视军队统帅的行为。

 

        2、鼓吹“军队国家化”,就是改变人民军队性质。彭总讲:“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,不能只说在哪一个人领导之下。”就是历史发展到了今天,军队能国家化吗?就是这话拿到今天来讲,不是国之大忌,不遭到全党讨伐?因毛泽东给人民军队定下的性质是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,这支军队的根本任务是战斗队、工作队、生产队。改变这个军队的性质,搞军队国家化这还得了。

 

    就是在20141031日,xi近平在古田会议会址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,不还理直气壮地强调,要真正守护好政治是灵魂这一强军兴军的生命线,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特别要加强思想建党等毛泽东确定的建军原则,还重批了鼓吹“军队国家化”。

 

    四、不该以反复请辞国防部长要挟

 

        1、“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”。在一些重大的、原则性的、根本性的问题上,毛泽东不仅得到不彭总的配合支持,反而被每每作梗,每每被乱放大炮。当时,毛泽东已成为党内少数派了,对权重位高的彭总,对越来越难驾驭的彭总,对如此这般桀骜不驯的彭总,毛泽东一忍再忍。毛泽东后来批彭老总“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”,指的就是这一段时期,绝不是空穴来风。195856,毛在中G八大二次会议上讲话,提出“要准备对付党的分裂”,就是针对彭说的。

 

        2、毛泽东不得不提议林彪“出山”。毛泽东这样的中华民族的第一伟人,虽一忍再忍,但绝不会永远忍气吞声,他该有动作了。1958525,中G中央八届五中全会上,毛泽东提议养病几年的林彪出任中G中央副主席、中央政治局常委,位居彭总之上。假设:当年,如果彭总不是“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”,而是积极配合,毛泽东还能提议养病几年的林彪出山吗?历史上林彪还能成接班人吗?可历史就是历史,假设根本不存在。

 

        3、彭总上书请辞国防部长要挟。毛泽东提议林彪出山,这让彭老总处于一个尴尬地位,他向中央提出不再担任国防部长。69,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召开常委会,当年1月在南宁会议上,因“反冒进”受到毛严厉批评的周恩来提出辞去总理职务,彭提出辞去国防部长职务。政治局常委讨论后,决定“他们应当继续担任现在的工作,没有必要加以改变”。情况不同的是,周恩来是被迫提出的,彭德怀是主动提出的。这使毛泽东感到彭老总是在以辞职对他表示不满,是向他要挟。19593月上海政治局扩大会议上,当彭老总再次向毛泽东提出不再担任下一届国防部长时,毛泽东严厉地说: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还不够吗?”彭“噤然,无语”。

 

    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,像这样屡屡以辞职要挟毛泽东的,彭老总可为第一人。想想毛泽东是何许人也,他曾多少次“反潮流”,无数次以一人敌天下,无数次以一人挽狂澜,无数次以一人扭乾坤,他可曾是能被要挟之人?

 

    五、不该动则就在会议上顶撞主席骂娘

 

    尽管彭德怀胸怀坦荡,可他每每带头提出的一些做法,那都是动摇党和国家及军队的根本,试想一下,若不是毛泽东对彭老总的了解、信任、偏爱、倚重,毛泽东何以一容再容,一忍再忍?

 

        1、无所顾忌的当面骂毛主席的娘。彭德怀经常在政治局会议上和毛泽东发生顶撞,甚至无所顾忌的当面骂毛主席的娘,这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,不是少见,而是绝无仅有。“庐山会议”上,毛主席说:“你骂了20天,指名道姓,喋喋不休,还要怎么样了?”彭德怀嚯的一下子站起来说了一句话:“在延安,你操了我40天娘,我操你20天的娘还不行?”细想想,现在哪位领导,哪级领导,能有毛主席的雅量,能长时期的容忍彭老总在开会中顶撞骂娘。试问:邓小平能容忍吗?J泽M能容忍吗?H锦T能容忍吗?

 

        2、彭总没体会到毛泽东的“为你好”。以致一次毛泽东在批评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工作时,突然话题一转,对在场的彭老总说:“彭德怀同志,你是恨死我了的,因为我批评过你。批评你是为你好,我没有偏心。”还说:“你彭德怀是一贯反对我的。我是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我年纪大了,要办后事,也是为了挽救你。”

 

    可惜彭总还是没有听进去,还是没体会到毛泽东的“为你好”,到底是为什么好,好在哪里,该怎么“两好嘎一好”?而从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、政党、领袖的学说来看 ,维护党的领袖十分重要!

 

    六、不该我行我素的无所顾忌

 

    论语讲: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”这“三畏”的合理性且不说,但它至少说明了一点,人要有所惧。“有所惧”是社会的要求,是由人的社会性决定的。依托社会生存的“人”,不能随心所欲。人要忘乎所以,那是要摔跟头,倒大霉的。对此,恩格斯曾专门写了一篇经典文章《论权威》,这篇文章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,科学地阐明了权威的实质和作用。

 

    毛泽东向党内高级干部中,发出像对彭老总“人不犯我”这种警告,那是极为少见,也是令人震惊的。说明毛泽东对彭老总的成见已经非常严重,彭老总应该感觉到政治上的危险,应该有所反思,应该有所收敛。但彭老总却莫名其妙的问别人:主席为什么老敲打他?

 

    时任总参谋长的黄克诚大将回忆:“有一次,主席对彭开玩笑似地说:‘老总,咱们定个协议,我死以后,你别造反,行不行?’可见主席对彭总顾忌之深。而彭总并未因此稍增警惕,依然我行我素,想说就说。”

 

    平时,彭总喜欢和警卫员下象棋,有几次毛主席派人催他来开会,他仍在棋盘上一争高低。这样的情况,在现在的中央政治局谁敢?主掌军权,又如此无所顾忌的行事,难免有越轨的放肆言行,,即使没有居功自傲和野心,也不能不让人联想到“尾大不掉”。

 

    七、不该在庐山会议上书

 

    “庐山会议”上书,似乎是彭老总发扬党内民主,为民“鼓与呼”,可彭老总在这件事,有没有值得反思的地方?1959年的“庐山会议”,包括两次重要会议:72日至81日在江西省庐山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和82日至16日举行的八届八中全会。“庐山会议”是否错批了彭德怀且不论。但从彭德怀上书本身来看,至少有九个不妥。

 

    一是写信的时间不妥。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信,是在原定的“庐山会议”结束的前一天晚上,会议即刻就要结束了,此时写信时机不妥,而且,会议主题本身就是纠“左”,庐山会议初次安排到15日结束,到14日会议进程是顺利的,对纠正“左”的错误,也都取得了共识,也算达到了预期目的。可彭德怀上书到底要干啥?这始终是个谜。

 

    二是反映的问题不妥。彭德怀信中提出的问题,没一个新问题。毛泽东曾不解的问:这提出的问题,哪一个我没做过检查?而且,在两次“郑州会议”,既,1958112日至10日毛泽东在郑州召集部分中央领导和部分地方领导参加的会议,1959227日至35在郑州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,就已经大力反“左”,在纠正“大跃进”中出现的问题,甚至毛泽东在郑州会议都做过检讨。(试问:改开35年,我们出了多少问题,哪一个中G的领导,做过一句自我批评?)毛主席还问彭德怀:“有意见,为什么不在郑州会议上提出来?不在成都会议上提出来?庐山会议快结束了,怕是没有了机会,是不是?所以,就下了战书。”

 

    三是提出反个人崇拜不妥。信中指出:“浮夸风、小高炉等等,都不过是表面现象;缺乏民主、个人崇拜,才是这一切弊病的根源。”小组会上,彭德怀曾极为言辞激烈的反对个人崇拜。现在写信将反个人崇拜又端上来,这怎么能不让毛泽东不联想到他曾经就此问题的反复“放炮”,而彭德怀又扭住反个人崇拜说事,这实为不妥。

 

    四是军委负责人过多议政不妥。我们党的领导体制是民主集中制下的分工负责制,彭德怀作为军队方面的主要负责人,理应重点议军,可他无论在信中,还是在平时,偏偏对政治、经济问题格外感兴趣,发表了那么多意见,这似乎也不妥当。试问:彭总之后的中G军界政治局委员、军委负责人,有哪一位这样热心干政?有哪一位这样热衷经济?

 

    五是同会议主题冲突不妥。“庐山会议”原定议题就是继续纠“左”,就是要纠正“左”的错误,会议没一点紧张气氛,大家称为“神仙会”。党的会议绝不准临时动议,这是纪律,可彭德怀又扯出深究个人崇拜,这个议题与会议主题冲突不妥。

 

    六是由彭德怀写信不妥。彭德怀写那封信本身没什么太大问题,但关键是谁写的。如果旁人所写,或许毛不会看得太严重。但毛与彭之间积累的事情太多了,彭写的这封信,很容易被联想到一些严重的问题。

 

    七是不听招呼不妥。“守纪律,听招呼”,这是政治纪律,也是“为臣”的本分。在“庐山会议”召开前,中央就让朱老总和彭总打过招呼,让他不要讲话太随意!可彭总仍置若罔闻,丝毫不引起注意。不仅没有收敛,反越演越烈,不仅在小组会上发言:“如果不是中国工人、农民好,可能要请红军来。”彭作为军队主要负责人说这个话,严重刺激了毛泽东。毛历来最重视军队,毛后来批彭时讲:“解放军不跟我走,我就找红军去。”彭总不仅在小组会上发言“炮声”隆隆,还要单独上书,这似乎不妥。

 

    八是所处的环境不妥。在“庐山会议”曾发生一个插曲,当时,张闻天、黄克诚、周小舟等一些湖南籍要员晚间聚会,被罗瑞卿看到了,报告了主席。而就在这次聚会闲聊中,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大骂毛泽东是斯大林。当时,让黄克诚给制止住,并让都回各屋睡觉。原本以为就过去了,可参加这个聚会中,有一个曾当过毛泽东的秘书,他后来主动找到主席,跪在地上哭着向毛主席“坦白”了。这无疑加剧了彭德怀上书的复杂性。后来批判彭德怀、黄克诚、张闻天、周小舟等所谓 “反党集团”,和这次聚会不无关联。

 

    九是拒不交流不妥。即使如此,毛泽东这样“闲庭信步”的伟人,也没大惊小怪。毛泽东当时没有表态,只给信起了个名字:《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》,印发与会全体同志讨论(现在哪位领导有此雅量,将反对自己的信批示中央讨论)。对彭德怀的上书,毛泽东并没主张其他什么,毛泽东还派曾希圣去做彭德怀的工作,也谈崩了。“庐山会议”第二阶段结束的前一天,毛还安排聂、叶两位老帅做彭的工作。

 

      731,“庐山会议”第二阶段的结束会议,彭做最后一排先走,又折回来拿东西,和中央领导集体走个对面。毛停下来,和气地和彭打招呼:“彭总,我们谈谈吧?”彭一边走一边把手一甩,说:“有什么好谈的?没什么好谈的!”毛泽东仍很客气:“没关系嘛,我们有不同意见可以坐下来谈谈嘛!”彭:“没什么好谈的!

 

    “庐山会议”转成八届八中全会。彭甩手而去,激起众怒,刘少奇、邓小平等强烈要求会议延期,解决彭德怀的问题,这才有了八届八中全会,这才有了后来批判彭德怀“反党集团”。但全会决定只撤销彭德怀、黄克诚、张闻天和周小舟4人分别担任的国防部长、总参谋长、中央书记处书记、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和湖南省委第一书记职务,保留他们的中央委员、中央候补委员、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,以观后效。

 

    八、不该将冒进等问题都归咎一人

 

    搞“大跃进”时,毛泽东已退居二线,将主要精力用在研究哲学和世界局势方面,实际主持工作的是刘邓。毛泽东对当时搞浮夸冒进很不感冒。1958813日,他去天津新意村参观稻田,有关领导汇报说,亩产可达10万斤,毛泽东听后摇头撇嘴。毛泽东说:不可能的事。他指着一位领导说,你没有种过地,这不是“放卫星”是“放大炮”。《人民日报》曾登过一幅5个小女娃站在稻秧上的照片,毛泽东摇头风趣地说:“娃娃,下来吧,站得越高,跌得越重呢?”又说:“吹牛,靠不住的,我是种过地的,亩产10万斤,堆也堆不起来么!”毛泽东到湖北省,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讲,有一块实验地,水稻亩产上万斤。毛泽东摇头说他不相信。外国朋友问毛泽东,亩产万斤粮的奇迹是怎么产生的,他一笑置之,说:不要相信这些骗人的数字(《毛泽东晚年的理论与实践》第138-139页)。

 

       19594月,毛泽东致六级干部的一封信中特别强调:讲真话问题。包产能包多少,就讲能包多少。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,而又勉强讲做得的假话。各项增产措施,实行八字宪法,每项都不可讲假话。老实人,敢讲真话的人,归根到底,于人民事业有利,于自己也不吃亏。爱讲假话的人,一害人民,二害自己,总是吃亏的。尽管毛泽东没在一线领导工作,但毛泽东却没有推诿过失,独自承担了责任,不仅反复做检讨,且在“七千人大会”鞠躬“谢罪”,并讲大家如不原谅,就不起身。赢得热烈掌声!这是大品德、大担当。彭老总只盯着毛泽东一人发难,这至少有失公允。

 

    九、不该平时工作作风粗暴

 

    彭老总在军队的严厉和喜欢骂人,众所周知。19578月在山西某地视察弹药库区建设时,看到库区过于暴露,库间距离过密,树木很少时,大发脾气,要追究库区建设的领导者、设计者和审批者的责任。秘书和陪同领导都很紧张,谁也说不清这件事的原委,19589月到东北白城子靶场视察,看到苏联专家设计的钢筋水泥横梁和立柱,又怒气冲冲,大发脾气,指责这是典型的浪费工程,说我们的干部不动脑筋,听任苏联专家摆布。其实,这样设计是为防止弹片弹射,也不无道理,在场干部一个个吓的不敢吭声。就是高级将领,也免不了挨训。所以,彭与同事和下级的关系都很紧张。

 

    以致庐山会议后的军委扩大会议上,将帅们群起而攻之,彭显得非常孤立。林彪在批判彭的讲话中说:“这个人非常英雄主义,非常骄傲,非常傲慢,瞧不起人,非常目空一切,对人没有平等态度。不但对他的下级像儿子一样随便骂,就是对上级,也很不尊重,可以说是傲上慢下。” 林彪的这段批判发言,也不无道理。聂荣臻在83日的小组会上,介绍了劝说彭德怀时的情况说:“我们都提到他的桀骜不驯。剑英同志说:毛泽东同志健在时,你就这样,将来党内谁管得了你?剑英同志说时,都激动得掉泪了。”

 

    无论如何,彭老总最后遭奸佞迫害致死,这是令人痛断肝肠的,但彭老总的“九不应该”,就不能给人一点启示?

 

    (作为毛泽东也没忘记这位老战友,1965年秋,毛泽东在中南海最后一次接见彭德怀,对其讲:“真理也许在你那边”,“我过去反对彭德怀同志是积极的,现在要支持他也是衷心诚意的。”,让其担任西南三线建设副总指挥,也是想在挫挫他的桀骜之气后,铺垫彭总的复出,只不过历史的发展又出现了很多偶然性。)

 

王婆卖瓜(八十四)

 

         写作本篇博文,我的手是颤抖的。因为,我不敢伤害彭总半分,他是功勋卓著的革命元勋,他是灿如泰斗的先驱英烈,他是无数后人的高山仰止。但涉及到污蔑毛泽东这样的大是大非,笔者就不能沉默。但本文只探讨彭总性格中的一点悲剧。具体写作中,笔者有三点体会和博友交流。

 

        一是实事求是的评价历史。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的,是由诸多因素构成的。关于彭老总“庐山会议”被打入反党集团,这样一个中G党史上的重大事件,绝不是毛泽东一时动怒,就随意将其打入“冷宫”。我们在肯定错误对待彭老总的前提下,应实事求是的分析彭老总处理问题的言行,也有不妥之处。所有这些,都要依靠史实说话,都不能靠主观臆测。在实事求是的分析史实中,笔者有了发现,《彭老总的“九不该”》,就是笔者独自的研究成果!

 

        二是全面汲取历史的教训。从“庐山会议”之后,经过了40多年的岁月洗练,有些事情能看得更为清楚。坚持毛泽东的领袖地位,坚持毛泽东思想为全党的指导思想,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等,实践证明是完全正确的,是保证江山不变颜色,保持国家稳定统一的根本。无论什么人物,无论怀什么样良好的主观愿望,都不能动摇党之根本、国之根本、军队之根本。

 

        三是用历史去照亮未来。客观的、多角度的、深入的、全面的评价历史,才能让历史照亮未来。彭老总的悲剧,让人不能不痛心的唏嘘,但作为彭老总的性格悲剧,也是值得后人有所记取的,也是应该有所记取的,因为,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,我们不应该忽视。

 

        笔者怀崇敬虔诚的心理,去评价那一代的领袖人物和将帅,绝对是高山仰止。对他们的分析,也绝不要从私人恩怨去思考,因他们没有私怨,只有公心!无非是毛泽东看得更远,他看到了中华民族遥远的未来,而很多人没有他看得那么远!正如凤凰台采访王光美如何看待当年谈主席和少奇的恩怨,这位伟大的母亲讲:他们两人之间,绝无个人恩怨。从现在看,主席是对的!


王忠新:评说彭老总的“九个不应该” - 遷客樵夫 - 遷客樵夫
 

王忠新:评说彭老总的“九个不应该” - 遷客樵夫 - 遷客樵夫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